<track id="dfc0q"></track>

  • <table id="dfc0q"></table>
    <track id="dfc0q"></track>
    <table id="dfc0q"><ruby id="dfc0q"></ruby></table>
    <acronym id="dfc0q"><label id="dfc0q"><address id="dfc0q"></address></label></acronym><object id="dfc0q"></object>
      1. <table id="dfc0q"><strike id="dfc0q"></strike></table>
        <td id="dfc0q"><ruby id="dfc0q"></ruby></td>

        黨員故事丨用瓦刀壘砌起一生核工業情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05-12 信息來源:默認部門

          

          黨員名片

          

          楊慶義,男,1931年1月出生,1953年6月入黨。1986年退休,中核二二公司原施工隊長。從東北到甘肅蘭州參加大西北開發建設,經歷了102公司(中核二二公司前身)創建以及核工業404廠建設的艱苦歷程。榮獲“全國青運會先進代表”、“退休職工先進代表”等多項榮譽稱號。

          1958年,年僅27歲的楊慶義積極響應中央統一部署,前往甘肅蘭州,開始了建設大西北的歷程。

          楊慶義參加的第一個工程是蘭州504廠,隨后被調到404廠。作為一名年輕的技術工人,楊慶義始終懷著對核工業事業的美好憧憬和滿腔熱情。

          1958年10月,楊慶義和建設隊伍一起開進了戈壁灘,到了火車站,當他們下車四顧時,只見二三十里地以外都是茫茫戈壁荒無人煙的一塊盆地,地勢低洼,后來知道它有一個形象的名字,叫做低窩鋪。

          沒有一戶人家,沒有一株樹,只有稀稀拉拉的駱駝草,風呼呼地刮,刮得人睜不開眼,看不清四周。

          

          楊慶義回憶說:“剛到404廠的時候,風沙大,生活也苦,刮大風的時候,就戴上一個風鏡,向前走路要彎著腰,臉朝著地面,否則風吹得走不動?!碑敃r他們住的是帳篷和地窩子。經常刮風,人們形容“風一年刮一次,一次刮一年”。有時候刮十級風的時候,2米的距離都看不清。氣候干燥,人們初到很不習慣,口唇開裂,流鼻血。楊慶義說:雖說當時很艱苦,但大家熱情很高,因為是服從國家的安排,心里充滿了自豪感和使命感。

          吃飯時飯里、菜里都是沙子,蔬菜供應很少,一年有半年靠吃咸菜。有時候刮起狂風,連飯都不能做,只好用餅干充饑。晚上帳篷里很冷,有的同志戴上皮帽,戴上口罩,穿上大衣,再蓋上被子,叫做“全副武裝睡覺”。最缺的還是水,最初施工生活用水都要靠火車、汽車,從幾十里地外的地方運過來,當時一噸水的成本相當于一噸汽油的錢,真是“滴水貴如油”。生活用水少,只好定量分配,早晨用過的水留到晚上再用。

          楊慶義是一名瓦工,為搶工期,除了加班加點以外,他還組織職工進行一些施工技術小革新,提高工效。作為突擊隊長,楊慶義常常累得直不起腰,小腿浮腫,那種滋味很難受,只能用膏藥和熱毛巾敷以緩解疼痛。一天的辛勞之后,吃完飯,衣服也來不及脫,倒在床上就睡著了。歷經4年的艱苦奮斗,終于完成了施工任務。

          1964年,在“備戰備荒為人民”、“好人好馬上三線”的時代號召下,成千上萬的工人、干部、知識分子、解放軍官兵和上千萬人次民工的建設者,打起背包,跋山涉水,來到祖國大西南、大西北的深山峽谷、大漠荒野,風餐露宿,肩扛人挑,用十幾年的艱辛、血汗和生命,建起了1100多個大中型工礦企業、科研單位和大專院校。

          1967年,楊慶義隨著建設西南的大軍,從大西北轉戰西南,參加到建設三線的熱潮中,來到了重慶西南深山里,開始了他的三線建設之旅。

          剛到這里的時候,楊慶義感覺到處都是山,山很高,交通極為不便,上山經常腳下打滑。當地老百姓生活很苦,有一次趕集,楊慶義看到老百姓穿的褲子破了,他把他的褲子給他,自己穿個襯褲回來了。楊慶義回憶說:“萬事開頭難,工程建設之初,條件很苦,連路都沒有,山上修路,要費很大的勁?!?/p>

          當時楊慶義帶領的瓦工班作為攻堅克難的突擊隊,承擔起取水口的施工,工程施工難度大,技術要求高,取水口工程關系著當地生活、生產用水,當時的工期要求4年建設完成。為了搶工期,不管是下雨還是刮大風,大家都要施工。進取水口,進泥巴,大家要穿連體的雨衣雨褲,冬天特別是到下半夜,刮的風很涼,他和隊友們常常感覺到透骨的寒冷。夏天天氣悶熱,厚重的雨衣雨褲讓大家渾身長痱子,更是難受。

          當時交通不便,運送鋼筋、設備、儀器等都是靠擺渡,工程最艱難的是爆破施工,為后序挖基礎、抽水、埋鋼筋、灌漿施工的關鍵環節。在大家的艱苦努力下,原計劃4年的取水口工程,只用3年半的時間便完成了。

          

          經歷過這些歲月的洗滌,楊慶義心中常懷的是悠悠創業核建情,而如今已是耄耋老人的他,很慶幸曾與核工業結緣,一生從事核工業的偉大事業。他窮全身之力追隨“核工業人的事業”,盡畢生所能詮釋“咱們核工業人有力量”的深刻內涵,用他的瓦刀一磚一瓦地壘砌了一輩子的深情!(中核二二)

        色窝窝色蝌蚪在线视频网站免费看,午夜毛片不卡高清免费看,国产成人啪精品视频网站午夜,久久99国产精品二区